首页 >育儿

上海金价自律纷争依旧在继续各有各说法联商

2019-01-31 00:51:21 | 来源: 育儿

上海“金价自律”纷争依旧在继续 各有各说法联商

新华上海电 曾经报道了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认为在进行“价格自律”时,却被物价部门认定为“价格操纵”。事隔4个多月,有关此事之纷争,依然在继续。 金店遭遇“行政警告” 2001年12月24日圣诞前夜,正当上海各家金店作好充分准备,迎接圣诞、元旦双节市场销售高峰到来之际,上海市民十分关注的18:30分电视里,突然播出了上海物价检查部门对“明牌银楼”等13家企业的价格串通行为给予“行政警告”处罚。这13家黄金饰品企业的黄金销量占上海市场份额的80%,他们曾经在行业协会的组织下,就上海市场的千足金“基准价”口头达成协议。 据悉,这是上海首次对企业价格垄断行为进行处罚,消息播出后,立即在一向平稳的上海金饰品市场掀起了轩然大波。“买涨不买跌”的消费者立即驻足观望,只等上海各家金店竞相降价再掏腰包。因此,尽管元旦期间上海的其他商业销售十分红火,但上海的金饰品行业的销售与去年元旦相比,全行业下降了15%。下降幅度为惨重的“亚一金店”,去年元月1日至3日,销售额达到395.4万元,今年仅为304.9万元,下降幅度达到22.89%。 更令商家头痛的是,不少消费者一手拿着发票,一手拿着报纸,理直气壮地上门要求退货或返还差价。上海“老凤祥”、“老庙黄金”、“亚一金店”等企业在全国各地还开设了500家连锁点,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纷纷提出“暂不进货”。 从长远来看,企业多年来在消费者心目中树立起来的品牌信誉受到一定影响自不必说,更为严重的是,加入WTO以后,上海的各大金饰品企业正着手与国外知名品牌商谈合作,积极与国际金饰品市场接轨。眼下突然遭遇政府部门的“行政警告”处罚,无疑在企业的发展档案上永远留下了不光彩的一笔,对企业的资信评定和今后的国际间交往,无疑都将是一大妨碍。因此,这13家受罚企业,谁也不愿意背上这个“黑锅”,目前已委托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向上海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由行业协会代表企业要求政府对职能部门的行政处罚进行复议,这在全国尚属首例。 物价部门:贯彻执行国家《价格法》 根据国家《价格法》第14条第1项规定,“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损害其他经营者或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的做法属于不正当价格行为。 2001年8月1日,国家宣布黄金饰品价格放开,各地的黄金饰品价格应声而落,许多城市打起了激烈的“价格战”,上海也不例外。在开放的周内,市场上原先由政府定价的千足金价格从每克103元迅速跌落,一度降至每克96元,又从96元降至每克90元、88元、86元,甚至83元,金价跌幅高达20%。 眼看上海黄金饰品市场上的价格战愈演愈烈,已面临“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下,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和上海宝玉石协会召集了一次行业内的紧急聚会,上海市场上的老凤祥、老庙黄金、亚一金店、城隍珠宝、今亚金店、明牌首饰等13家金饰品企业以及一家香港着名金饰品牌的代理商聚集一堂,商谈对策。这14家金店的销售份额共占全市的80%以上。 与会者协商后理智地达成一致意见,认为各家金饰品企业应接受国内彩电行业的惨痛教训,价格战不能再打下去。鉴于目前国际金价依然向上波动,中国人民银行每周公布的黄金配售价依然维持在每克70元到85元之间,黄金饰品加上加工费、消费税、增殖税,因此行业的自律价格为千足金每克零售价96元,比价格开放前低7元。而上海老凤祥、老庙黄金、亚一金店作为上海市着名商标,具有一定的品牌含金量,千足金每克销售价为98元。 这个口头达成的行业“基准价”一出台就受到了上海物价部门的质疑。上海物价检查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这13家企业都是各自独立的法人,在市场竞争中属于竞争对手,而且销售份额占上海市场的80%以上。根据《价格法》第十四条项规定,这些企业联手制订“基准价”的行为属于“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损害其他经营者或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物价部门还表示,今后如果还有企业进行价格串通或者价格垄断,将根据情节轻重处以5万至10万元的罚款。 然而,面对不少要求退货的消费者,上海市物价部门又出面解释说:“经营者‘价格联盟’虽系非法,但不等于价格本身非法,不能因此退货”。 行业协会:我们已走入法律盲区 上海物价部门发出“行政警告”处罚令后,为了维护企业利益,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曾经要求更改行政处罚对象,主动要求承担。 他们认为,行业协会是上海黄金饰品全行业中领头的、有代表性的企业推举出来的有号召力的组织,此次13家企业的价格协调会议也是行业协会一手组织、策划的,无论从责、权、利那一个角度来说,物价部门如果一定要对这种行为进行处罚,都应该处罚行业协会,而不应该针对企业。 然而,几番交涉下来,上海物价部门却表示:“行业协会作为非营利性的社团组织,我们还从来没有处罚过。如何进行行政处罚,还需要研究研究。” 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副秘书长苗涛无奈地对说:“行业协会作为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的中间组织,具有协调市场主体利益、提高市场配置效率的功能。但当我们召集企业开会时,物价部门就用法律来介定我们是‘共谋’‘串通’;当我们保护全行业利益,协调业内纠纷时,又违反了《价格法》,是‘操纵价格’,我们感到自己已经走入了法律盲区,缺乏法律保护。” 事实上,对于上海物价部门的处罚,不仅令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感到十分迷惘,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浙江、南京、天津等全国其他省市的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和世界黄金协会也纷纷来电,对上海物价部门的行为表示很不理解。 上海流通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徐铭经济师认为,长期以来,我国的行业协会一直处于“花瓶”的地位,大多带有“官方”或“半官方”性质,很难体现行业的代表性;随着我国加入WTO,按照国际惯例,行业协会的作用必将越来越重要,但我国至今还没有一部经济类社团的专门法,来确立行业协会的法律地位、规范行业协会的行为,创造出有利于行业协会健康发展的法律环境。 上海市政府今年发布的1、2号文件就是关于《上海市行业协会暂行办法》,从而迈出了促进行业协会健康发展、维护行业协会合法权益的步。 专家:市场经济鼓励价格竞争 面对各执一词的“金价自律”之争,采访了有关经济专家。上海财经大学于兴发教授认为,“价格”是市场经济发展中企业为基本的生存和竞争手段之一,产品的价格应由企业自主决定,行业协会只具有协调价格的功能,不能规定企业的产品卖什么价,如果确实商议了一个“基准价”,即使没有指令性要求,也应该视为带有垄断性质。 那么行业协会今后在发挥价格协调功能的时候,如何避免类似的纷争呢?于教授认为,行业协会开价格协调会时可以请物价部门参加,同时向企业讲明议定的只是参考价,允许企业上下浮动。(张建松)

定制玻璃钢电缆标志牌
河南郑州金水电缆厂家电话
消防喷淋泵电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