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亚马逊的悖论差雇主和电商

2019-05-15 01:47:44 | 来源: 科技

《纽约时报》近发表了一篇长文,爆料亚马逊极度恶劣和紧张的办公环境和对员工极度刻薄的绩效要求。其实,这些指责并不新鲜。早在去年德国柏林举行的第三届国际工会同盟上,亚马逊CEO 杰夫贝佐斯便已被评为全球差的老板。

在员工对亚马逊的抱怨中,有这样的故事,亚马逊的仓库员工手腕上戴有计步器,他们一天需步行24公里;高温天,仓库人员不能休息,亚马逊只会请救护车在仓库外随时待命。这些要求听起来十分不近人情,但作为1名美国亚马逊客户、远在万里之外中国上海的我,却因此享受过亚马逊的超快物流,从下单到收货,只用了8天时间。

在企业伦理和用户体验之间,贝佐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虽然几乎一边倒的负面评论使贝佐斯不得不出声否认:文章所描述的亚马逊不是他所认识的亚马逊。

简单以企业伦理来判断企业领导人的领导风格,已不再适合当前的时期。科技的发展,使创新的速度比过去几千年快了数百倍,但同样,旧有事物的毁灭也加速了数百倍。无数的企业借着东风上天,但即便成为英雄,各领风骚的时间可能也只有三五年。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巨头的倒下,只会让后起的这些新巨头们时时刻刻处于恐慌中,从而逼迫自己不断地创新和寻求颠覆自己的路径。

所有创新和颠覆的目的只有一个:改变世界,而改变的目的是为了让人类更好地生存,在各种商业宝典中用不同词汇所表达的此意,如以客户为中心以客户为出发点和终归宿追求用户体验,包括亚马逊十四条军规中条客户至上(customer obsession),本意莫不如此。而作为一个企业家,想要达到这个目的,所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技术和市场,而是如何让团队所有成员都能认同自己的理念,同时也能掌控整个团队朝着既定的方向前行。

然而,要想获得有着丰富情感和个体思惟的数万人、甚至数十万人的统一认知,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纽约时报》的报道中采集了超过100个亚马逊的员工和前员工为样本,而且我相信,在亚马逊全球近10万人的员工中,找到更多对工作不满意的员工,也并不是难事。

但再多的抱怨,也不会停下亚马逊继续变化的脚步。因为整个世界在变,而且变化的速度愈来愈快,亚马逊必须对这样的变化要有更快的反应。事实上,亚马逊终究会成为一个员工越来越少的高度机械化的IT公司,几近在《纽约时报》刊文的同时,贝佐斯在接受另一家媒体采访时,再度表达了对无人机未来的看好。未来几年后,或许亚马逊将退出雇主的评选,由于他的员工大多已变成了机器人。

在企业对降低成本、提高用户感知的不断追求中,越来越多对于劳工问题的指责,只会让贝佐斯这样的企业家,更加坚定地用机器替代人。甚至此次发出斗争檄文的《纽约时报》,也早已开始用机器人写,《纽约时报》乃至用机器人Blossom做自己数字版的新主编,从每天超过300篇各式文章当中挑出火的文章,而内部统计的数据结果显示,被Blossom推荐的文章,点击量能够达到非推荐文章的38倍水平。

自然界优胜劣汰的法则在任何领域都同样存在,对于一些简单、重复性的工种而言,不知道疲劳、可以24小时保持高状态工作的机器人,很自然地可以将受限于体能的人类淘汰。哪怕是在需要高智商、高管理能力的白领阶层,如果通过机器人可以减少大公司病,相信贝佐斯们也会毫不犹豫地裁掉那些跟不上企业前进步伐的员工。

亚马逊可能代表的是一类率先进入机器人时期的企业,他们运营更加灵活、高效,但管理却更加严厉和不宽容。而且这并不是个案,根据彭博社的报道,Uber等硅谷初创企业尽力从亚马逊招聘更多的员工,由于他们很熟悉苛刻的工作节奏,而在摧毁旧体制、创造新体制取而代之的时候,这一点必不可少。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一篇讲述中国电商一号店创始人于刚是如何黯然离开了自己一手打造企业的报道:有员工回想,沃尔玛入驻一号店后,便再也没有在下午6点以后开过总监以上的会,因为他们不愿加班,而在一号店刚刚创业时,负责供应链的总监常常在半夜两点接到于刚的。

所以,现在,我是亚马逊的忠实用户。

乳腺增生怎么治
经期不准怎么调理
中医看月经后期的原因

猜你喜欢